您的位置:jz7z.com > 国内 >

案涉监理合同的计价范围及标准应如何确定?

【基本案情】

原告:A监理公司

被告:B开发公司

原告A监理公司诉称,原、被告之间签订建设工程监理条约,被告B开发公司将其开发的商品房工程的监理事情交由原告B开发公司完成,并签订建设工程监理条约。后原告A监理公司根据条约约定完成了监理事情,现在工程已履历收并交付使用,经审计工程总造价为23000万元,根据条约约定被告B开发公司应根据0.8%支付监理费即184万元。因双方就计价规模发生争议,故原告具状要求判如所请。

被告B开发公司辩称,条约约定的结算方式是根据中标条约价的0.8%举行盘算,中标条约的总价款为13000万元(甲修建公司7000万元、乙修建公司6000万元),其余工程未经由招投标法式,故应付的监理费为104万元。

经查明,2010年8月,被告B开发公司向原告A监理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通知原告A监理公司接受其根据施工中标价的0.8%举行盘算并结算监理服务用度,委托原告A监理公司负担B开发公司开发商品房工程的监理任务。中标通知书发出后,原告A监理公司(受委托人)与被告B开发公司(委托人)签订《建设工程委托监理条约书》,条约对工程名称、工程所在、施工规模、监理工期、付款方式、双方的权利义务、违约责任等作了明确约定,其中关于监理酬劳的计价方式的约定为:根据施工中标价的0.8%举行盘算(根据施工中标价举行结算和调整)。

上述协议签订后,原告A监理公司根据条约约定推行了监理职责,现案涉衡宇已交付使用。

另查明,被告B开发公司将其开发的商品房主体工程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发包给甲修建公司(土建工程、招标条约价7000万元)、乙修建公司(土建工程、招标条约价6000万元)。除主体工程外,被告B开发公司还将消防工程、智能化工程、电梯工程、亮化工程、太阳能工程、高压线缆、电箱等隶属工程发包给案外其他规模,该部门工程未经招投标法式,条约总价款为5000万元。衡宇建成交付后,经审计确定总工程价款为23000万元。

【争议焦点】

案涉监理条约的计价规模如何确定为宜?是原告主张的最终审订价23000万元?被告主张的中标条约总价款13000万元?还是条约总价款18000万元?

【处置惩罚意见】

原、被告之间签订的《建设工程委托监理条约书》约定的计价方式为施工中标价的0.8%,原告A监理公司主张根据审计价结算监理用度,没有条约依据和执法依据,不予支持。

第一种意见。根据招标条约的签约价13000万元为基数盘算。原、被告签订的《建设工程委托监理条约书》中关于监理酬劳的计价方式的约定为:根据施工中标价的0.8%举行盘算(根据施工中标价举行结算和调整)。联合本案而言,案涉工程所涉的施工条约中通过招投标法式订立的仅有甲修建公司及乙修建公司的两份条约,两份条约总价款为13000万元,其余条约因未通过招投标法式订立,不应纳入酬劳盘算规模。

第二种意见。根据所有条约的签约价钱18000万元为基数盘算。原、被告签订的《建设工程委托监理条约书》中关于监理酬劳的计价方式的约定为:根据施工中标价的0.8%举行盘算(根据施工中标价举行结算和调整)。联合本案而言,本案的中标条约标的虽为13000万元,但除土建条约外,争议的工程还存在其他的隶属等工程且被告B开发公司与施工单元签订了条约,客观上原告A监理公司也就其他工程内容推行了监理职责,不能因其他条约并非通过招投标的形式签订就否认原告A监理公司推行监理职责的事实,这不切合双方缔约时的意思表现,也有悖于“公正原则”及“等价有偿原则”;综合全案兼顾“公正原则”、“等价有偿原则”,对于争议条约的计价规模应当确定为签约条约对应价款即18000万元。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划定“民事运动应当遵循自愿、公正、等价有偿、老实信用的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条约法》第六十一条划定“条约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酬劳、推行所在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增补,不能告竣增补协议的,根据条约有关条款或者生意业务习惯确定。”本案系建设工程监理条约,原告A监理公司受被告B开发公司委托对被告B开发公司开发的商品房提供监理服务,被告B开发公司应当根据条约的约定支付相应的监理酬劳。“等价有偿原则”是民事主体在从事民事运动中要根据价值纪律的要求举行等价交流的原则。除执法尚有划定或者条约尚有约定者外,取得他人产业利益或获得他人的劳动服务必须向对方支付相应的价款或酬金。本案中,中标条约标的虽为13000万元,但除土建条约外,争议的工程还存在其他的隶属等工程并签订了条约,客观上原告A监理公司也就其他工程内容推行了监理职责,究双方签订条约时可预期的内容,不能因其他条约并非通过招投标的形式签订就否认原告A监理公司推行监理职责的事实,这不切合双方缔约时的意思表现,也有悖于“公正原则”及“等价有偿原则”,在原告A监理公司没有昭示放弃的情况下,其推行监理职责理应获得相应的酬劳。未招标部门双方未约定计价归责,相关价款可参照条约约定的计价方式及尺度盘算,据此对于争议条约的计价规模应当确定为签约条约对应价款。 (盱眙法院——陈娇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