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jz7z.com > 国内 >

与病毒正面交锋的“侦察兵”

1月30日,当得知国度卫健委疾病防备节制局要求派专家支援湖北疫情前线尝试室考验工作时,我第一时间向市疾控中心党委报名,给病原生物检测室主任苏旭打电话:“我是党员,也是骨干。我参加了天津首例新冠肺炎的确诊处置,病毒检测这方面技能也过硬,我适合去湖北。”2月1日,我和庄志超、李龙、郑旭坤一行4人组成天津疾控支援湖北应急检测队,抵达湖北恩施州,我任队长。

新冠肺炎病毒样本分别来自密切打仗者、高度疑似病例的鼻拭子、咽拭子以及血液、大便标本。承担检测任务也意味着熏染风险颇高。在负压尝试室里工作,每天与病毒“亲密打仗”,必需做好防护,穿上笨重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N95口罩……时间一长就会缺氧,我们的任务还需要做大量提取样本、试剂配制、效果阐发等细密操作,样本检测完,还要做尝试室消毒、样本登记及其他辅助工作。往往历经6个小时一个检测效果出来后,每个人都已精疲力尽。在这种工作节拍和强度下,每天上午8点进入尝试室,最晚要到转天拂晓两三点才华结束全天工作。最多的一天,我们连开两个尝试室,与本地检测人员通力协作,一连工作24个小时,共同完成近2000份样本的检测。从尝试室出来,每个人的衣服都湿透了。

面对未知的风险,队员们都表现出了大无畏的奉献精力。一开始,我听到最多的就是队员们抢着进“红区”的要求,让谁进去其他人就不乐意,后来我干脆弄了个排班表,大家按表进“红区”,谁也别争。在恩施的40多天里,我们检测尝试室向本地疫情防控批示部提交了2万多份检测报告,无一例失误。

本报记者 廖晨霞 整理

照片由天津市疾病防备节制中心提供

记者手记

每个样本的核酸提取,都是与新冠肺炎病毒的一次短兵相接。坚守在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尝试室,杨东靖始终冲在新冠肺炎防疫工作一线,先是参加了天津首例新冠肺炎的确诊处置,又作为先遣队,出征湖北恩施,带队援助病毒核酸检测工作,既是冲在最前沿的“侦察尖兵”,又是带领团队作战、运筹帷幄的批示员。40多天,2万多份检测报告,零失误。他和他的团队提交了一份美满的成果单。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