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jz7z.com > 国内 >

饶阳东里满烧炭窑的影象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斑斑十指黑······

谁能想到,在中学讲义里一篇关于卖炭翁的文章,谁能想到1000多年后,在我的老家饶阳县东里满乡情景重现。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场景啊,几个或者一排的砖垒泥抹成的烧炭窑,像一头头复杂的泥牛,卧在场地里,呼呼的冒着黑烟。

为什么东里满的烧炭窑会泛滥成灾,第一,原材料充足,东里满一带是果木之乡,杨柳木也多;第二,操作简单,也就是用不多的钱建造几个窑孔,里面塞满木头就行;第三,木炭需求量大,好卖,并且价钱不菲,像烤串的,做蚊香的,传闻都是用木炭。

炭窑什么时候开始建造的,我记得在我中学毕业后,也就是1992年之前,我的西里满的朋侪就建了几孔炭窑,那个时候,炭窑很多,他们村南有,村北也有,后来东里满村的南面有,西面也有,东面挺多的,最多的时候,应该有上百个炭窑一起烧。

记忆中,我们郭村的炭窑很少,似乎也有,后来我离开老家,听人说有人烧窑赔了,自杀的工作。

其实,我是干过出装窑这个活的,又脏又累,还烟熏火燎的。

那是一年冬天,我20多岁的时候,在家里闲着没事,就去出装窑。

那三四孔木炭窑在东里满村西南角,西里满村东边的水渠东面,离着我们村不远,是和一个绰号叫做单包的人,人傻实实的,个子却很强壮。

我们先是把窑口的砖拆开,每个人穿戴一身旧衣裳,就钻进黑漆漆的窑洞里,虽然火已经灭了几天了,但是,里面还是热的让人受不了,我们手脚麻利的,拿着一个塑料包,铺在地上,用锄煤的大铁锨,一锨锨的往包上锄着炭,锄的差不多了,就两个人,一边一头的兜到外面去。

这活太热了,干一会活就大汗淋漓,但是,外面却是冷风嗖嗖,所以不能脱衣服,主要还是要靠速度,装的快了,在里面就少受一会儿罪。

我们两人热火朝天的干着,一会脸上就染成了花老包,旁人见了就说唱戏都不消笔脸了。

就这样,出一个窑,快的是一个半钟头,有时候慢一点就是两个钟头。

往往是上午出窑,下午装窑。

装窑就好多了,其实,就是把一截截的木头,用小推车推到窑口,单包干过这活,他在里面装,我在外头推木头,假如推不过来了,他出来帮忙。

他人看着傻实,其实,除了不认字,也不是绝对的傻子,干活蛮实诚,起码不撒赖蹭猾的。

他很爱抽烟,抽烟的时候,就眯缝着小眼,瞅着前头,在村里人们净戏耍他,我不戏耍人的,就问他一些工作,他一五一十的答着。

所谓装窑,就是把木头一根根摞列在窑里,一层层的,压紧压实,很多鬼精的人,就把中间弄得很悬空,糊弄人呗,但是,出炭多少窑主是有数的,你糊弄人家,人家就不消你了。

单包呢,干活实诚,狠劲的往里面装,一层层的压得很紧,所以主家是很待见这样的人的。

按单包这样的装法,装满一孔窑要小半天的时间,有时候推很大的树墩子,也很累的,出格是手指头,爆了一层皮,血淋淋的,出格疼。

我只出过三孔窑。

此刻呢,上面大力治理环境,里满的一个个小炭窑都推倒了,再也不会烟熏火燎了,至于单包呢,抽烟喝酒无度,得了一场病,年纪轻轻的就死去了!

但是,在2015年之前,我常常乘坐里满到安平的客车,也常常路过东里满敬老院一带,看到哪里有十几孔炭窑。冒着黑烟。

此刻呢,当局大力治理环境,拆除了烧炭窑,让不少百姓免受烟熏火燎之苦了。里满一带的烧炭窑永远留在记忆中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