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jz7z.com > 国内 >

抢注“雨衣妹妹”商标被驳回,坚决对抢注“生意”说不|新京报快评

此次抢注“雨衣妹妹”商标被驳回,也彰显了中国在知识产权掩护领域的公正与严肃。

▲资料图 雨衣妹妹微博截图

文 |任然

疫情暴发后,因为“逆行”驾车到武汉,为医护人员做盒饭,成都90后餐饮创业者“雨衣妹妹”刘仙在网络走红。然而,在媒体报道“雨衣妹妹”事迹后不久,有多个自然人及公司在多个种别上申请了“雨衣妹妹”商标,包罗服装、餐饮、茶叶等多方面。为此,感应寒心的刘仙走上了维权之路。

日前,“雨衣妹妹”商标遭抢注一事有了却果。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对部门商标注册申请予以驳回,部门抢注者也自行撤回了商标申请。

“雨衣妹妹”还在前线抗疫,背后却是一群人忙着抢注商标,“好”与“坏”的对比着实让人无语。这种反差鲜明的对比,也让人们深刻地感受到,某些让人不齿的抢注行为,不仅是对知识产权掩护界限的突破,也是对于公序良俗与道德界限的挑战。

然而,“雨衣妹妹”是这次疫情期间诸多走红的“标签”之一,也是被抢注的涉疫商标之一。早在今年3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就对首批63件进入实质审查阶段的与疫情相关的“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恶意商标注册申请,予以了依法驳回。抢注“雨衣妹妹”商标的申请同样被驳回,其实在意料之中,也是相关部门对于商标注册秩序的再次重申。

与一般“蹭热点”式商标抢注行为差别,抢注涉疫的人或特命名称、标签,不仅可能侵犯相关当事人的权益,也不啻为是对商标背后公共情感与内在的冒犯和消费。而商标法中明确划定,申请注册的商标不得与他人在先取得的正当权利相冲突,不能损害社会道德风俗或发生其他不良影响。

国家知识产局的驳回理由中也申明,其他申请人未经刘仙本人授权将“雨衣妹妹”作为商标申请注册,易发生泉源误认、造成重大社会不良影响,不得作为商标注册和使用。而单纯站在善待抗疫志愿者的角度,类似“雨衣妹妹”这些称谓背后,不仅对应着当事人的默默支付和特殊履历,甚至凝聚着社会的公共价值寄托,如果让这样的抢注行为得逞,也倒霉于呵护抗疫精神。

事实上,今年2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就制定《疫情防控相关商标审查指导意见》,启动与疫情相关的、易发生不良影响的商标注册申请的管控;3月份,国家知识产权局又公布《关于严厉攻击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非正常商标申请署理行为的通知》,要求各地加大对署理非正常商标申请行为的观察、查处力度,“对冒犯刑法等相关执法的,实时移送相关部门处置惩罚。”

有公然报道显示,现在全国已有多起商标申请人或署理机构被开出罚单的案例。这说明,有些“抢注”行为不仅吃相难看,还可能涉嫌违法。其实,商标抢注之风已盛行多年,早在非典时期就泛起过相似场景。而这些抢注背后,不但单只是小我私家的荣幸心理作祟,还往往对应着灰色工业链,陪同着敲诈勒索、恶意竞争等种种非法乱象。因此,对不合理的申请行为予以驳回,还只是最基础的一环,对背后可能存在的灰色工业链,更要顺藤摸瓜,加以严肃治理。

像疫情这样的大事件,往往催生诸多热点标签和事物,也让商标抢注行为“伺机而动”,这为商标注册审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从另一角度看,“特殊时期”乱象的集中抬头,也可以是推动善治的窗口。

好比,可以进一步优化完善驳回尺度,并乘势加大对恶意抢注“生意”的攻击力度,有利于形成更明确的社会治理预期;又好比,对涉疫商标注册的规范,可有助于摸清一些非法注册申请行为的纪律。此次抢注“雨衣妹妹”商标被驳回,也彰显了中国在知识产权掩护领域的公正与严肃。

固然,对恶意抢注商标现象的治理,是知识产权掩护体系构建的一部门,它的完善,需要行政、执法等多方面的配合进阶。但实时依法驳回不合理申请,是直接对恶意抢注行为说不,这个环节依然是关键。

□任然(媒体人)

编辑:胡博阳 校对:李立军

交警带导盲犬搭车被赶:有些冷漠寄附于认知误区|新京报快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