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jz7z.com > 财经 >

维密已成“烫手山芋”?股权出售生变数,新东家想“退货”

“Sycamore Partners是一家擅长不良资产收购的投资机构,从这一点来看,就可知晓维密现在面临的情况。如果这笔生意业务被停顿,就加大了维密破产清算的可能,L Brands也将受到牵连。”

曾叱咤风云的世界知名亵服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下称“维密”)已成为一只“烫手山芋”。

针对私募股权公司Sycamore Partners有意终止从美国时尚团体L Brands手中收购维密多数股份生意业务的举动,当地时间4月22日,后者公布通告回应称,Sycamore Partners想要终止协议的努力是“无效的”,该公司将努力为这桩诉讼展开辩护,并将寻求一切执法调停措施以执行其条约权利,包罗详细履约权。

这距离Sycamore Partners控股维密才刚刚已往两个月。2月下旬,维密母公司L Brands宣布以5.25亿美元的价钱,将维密55%的股权出售给Sycamore Partners。生意业务完成后,掌权L Brands多年的Leslie Wexner将辞去CEO和董事长职务,届时维密将正式从L Brands上市业务中剥离,进入私有化法式。根据此前计划,生意业务原本预计将在今年第二季度完成。

现在,这桩生意业务的最终的了局尚未得知,但曾经风景无限的维密何至于此?它能否在未来渡过危机再次起航?

1

“新东家”为何停止收购?

在这笔生意业务的伊始,Sycamore Partners与L Brands对此均寄予厚望。L Brands最大股东兼CEO Leslie Wexner曾公然亮相,出售多数股权是让维密恢复增长和盈利能力的最好途径。Sycamore Partners具备重振维密品牌所需要的“资源、专业知识和专注力”。

资料显示,作为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Sycamore Partners建立于2011年,总部设在美国纽约,专门从事消费和零售行业投资,擅长杠杆收购、不良收购、庞大的公司分拆和债务投资。

彼时,Sycamore Partners方面亦歌颂L Brands乐成打造了世界级的亵服和美容品牌,期待与品牌团队互助,重振业务。

如此直白而富有预见性的表述,与其现在断然“退货”之举的体现形成了庞大的反差。其中缘由何在?凭据道琼斯通讯社援引Sycamore Partners提交特拉华州法院的诉讼文件中的说法,L Brands自3月份关闭其美国门店、让大部门员工停薪休假,同时未支付4月份租金,这些决议可能损害到维密品牌,并违反了生意业务协议,因此寻求法院批准终止生意业务。

“全球疫情的伸张越发加大维密转型的难度与压力,Sycamore Partners在原有生意业务的投入基础上需要加大投资与转型时间。”在纺织服装品牌治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治理有限公司首创人程伟雄看来,这主要是由于资本趋利的本质所致。

对于Sycamore Partners已体现出的“悔意”,L Brands予以正面还击。当地时间4月22日,其在通告中对外回应,会努力应对这场讼事,计划继续努力完成拟议协议中的生意业务。

“我并不赞同并购方的说法,疫情自己对品牌价值造成的影响很难评估与量化。同时,西欧国家实行的是判例法,现在并没有相关可以参考的案例,所以之后双方要么息争,要么由法院评估之后作出审判。”在上海正策状师事务所状师董毅智看来,Sycamore Partners此举的逻辑是欲对生意业务标的维密举行重新订价,走司法法式或只是一种手段。

国际诉讼状师郝俊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此案的焦点在于新冠疫情是否能造成协议终止,现在来看,双方都各有原理。不外,在普通法系下,法院较为重视克制忏悔原则,“我小我私家认为双方继续履约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可是,即便最终双方息争抑或是L Brands胜诉,漫长的司法历程对于维密以及L Brands都是坏事一桩。现在L Brands正陷入资金逆境,根据其原本的计划,拟通过出售维密获得的资金以及公司账面5亿美元的富余现金,以淘汰债务肩负。

“Sycamore Partners是一家擅长不良资产收购的投资机构,从这一点来看,就可知晓维密现在面临的情况。如果这笔生意业务被停顿,就加大了维密破产清算的可能,L Brands也将受到牵连。”时尚咨询机构No Agency首创人唐小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现,如果最终Sycamore Partners终止这次收购,那L Brands想要再次出售维密可谓难上加难。

2

出售维密早已提上日程?

28年前,在以100万美元的价钱将建立仅五年之久的维密收入囊中之时,L Brands断然不会推测如今这一幕。

1982年,L Brands从维密“性感神话”的缔造者Roy Raymond手中接过维密,在该公司CEO Leslie Wexner的经心打造下,坚定不移走“性感”门路的维密不仅成为美国女性求之不得的亵服品牌,并转型拓展到了香水,鞋履和晚装等其他领域,一度成为L Brands旗下最重要的品牌。

然而近年来,维密的体现却每况愈下,自2016年起其运营利润已经连跌四年。凭据L Brands宣布的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L Brands四季度销售额为47亿美元,同比降低3%。其中,维密销售额为22.75亿美元,同比下降10%。2019年全年L Brands全年销售额为129亿美元,同比降低2.3%,净亏损为3.66亿美元。其中,维密销售额为68.05亿美元,上年同期为73.75亿美元,可比门店销售额同比下滑9%。

凭据相关媒体报道,早在2019年3月,L Brands的激进投资者,对冲基金Barington Capital就呼吁L Brands剥离维密,或是将其与旗下沐浴品牌Bath&Body Works拆分上市,并敦促Leslie Wexner放弃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并改组董事会。

在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王文华看来,维密业绩不停下滑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维密的设计和定位跟不上市场趋势的转变,维密一直坚持“性感苗条”的设计和定位,可是现在的女性对于亵服气势派头的选择,不再简朴的以性感为焦点思量因素,而是越来越多元化,综合思量舒适性、搭配性等,因此一直以性感为卖点的计谋显得太过单一。

“第二个因素主要是外在的竞争越来越猛烈,除了传统的Aerie、Lane Bryant等对手,还涌现了Lively、Thirdlove、Savage x Fenty等新锐分众定位的亵服品牌,连Nike、Adidas、Lululemon等传统的运动品牌也不停推出各种运动亵服,因此,整个亵服市场的竞争不停加剧,导致维密的市场份额不停被蚕食。”王文华一并表现。

实际上,为挽救业绩,维密也在努力自救当中,除了举行形象革新,还欲加码外洋市场。就在3天前,4月20日,维密官宣周冬雨成为大中华区品牌代言人。

“自救是无可怎样之举,否则在疫情的影响下维密可能会进一步被边缘化,至于启用周冬雨做大中华区维密代言人,维密自然是看到疫情在中国市场获得基本控制,消费市场在逐步恢复当中,特别中国女性如今已开始重视亵服穿着的品质与配搭,亵服市场份额也在不停扩容。”程伟雄如是称。

其认为,现在维密在中国市场的门店试水反映一般,依然是存在水土不平,“如果维密企图在中国市场闯出一条路,仅仅依靠明星效应带用户流量是不够的,需要在品牌营销、产物研发上和本土市场接轨,认真研究本土用户的亵服配搭穿着文化,适应亚洲女性版型的中高等亵服产物系列依然空间不小”。

记者 马云飞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