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jz7z.com > 财经 >

老干妈回应“被冻结千万财产”:从未与腾讯进行合作,已报案

据裁判文书网6月29日公布的一则民事裁定书,因服务条约纠纷,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裁定原告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调味品“老干妈”的运营主体公司和旗下全资子公司名下价值1624万元的产业。

当天下午,腾讯方面回应媒体称,此纠纷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后者未按条约约定支付款子所致。然而,“老干妈”在官微上公布声明称,经核实,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团结市场推广互助协议》,且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举行过任何商业互助。“老干妈”还表现,已报警,且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

此次引发烧议之前,“老干妈”一直较为低调。现在,“老干妈”的首创人陶华碧已从“老干妈”的几家关联公司中退出股东行列,仅担任法定代表人或董事长等职务。值得注意的是,“老干妈”近年来曾多次受到环保处罚。

腾讯起诉“老干妈”申请冻结产业1624万元

老干妈否认与腾讯有互助,已报警

上述4月24日作出的裁定书显示,原告深圳市腾讯盘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诉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服务条约纠纷一案中,原告提出产业保全的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被告两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00元的产业。

法院认为,原告的申请切合执法划定,故裁定查封、冻结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名下价值16240600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产业。

其中,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是调味品“老干妈”的运营主体,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则为前者的全资子公司。

对此,6月30日下午,腾讯方面回应媒体称,此纠纷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后者未按条约约定支付款子所致。据悉,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团结市场推广互助协议》,腾讯侧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推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拖欠款子。因此,腾讯依法起诉,现在案件在法院详细审理历程中。

然而,“老干妈”否认了上述说法。

30日晚,“老干妈”在微信民众号上公布声明称,6月10日,公司收到相关执法文书后,立刻展开观察。经核实,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团结市场推广互助协议》,且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举行过任何商业互助。

“老干妈”表现,针对上述重大事件,公司实时接纳执法手段维护企业正当利益,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在6月20日决议对此案予以立案侦查。

首创人未持股“老干妈”公司

运营主体曾多次受到环保处罚

卷入此次“罗生门”前,“老干妈”一直很低调。

据官网先容,“老干妈”是陶华碧空手起家缔造的品牌。1996年,陶华碧在贵阳龙洞堡开办工厂生产风味豆豉产物,通过近20年的生长,“老干妈”已经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辣椒调味品品牌。

天眼查数据显示,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为陶华碧。公司仅有的两位股东为李妙行和李贵山,划分持股51%和49%。

除了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陶华碧在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遵义分公司、贵阳南明春梅酿造有限公司和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也担任了法定代表人,但均未持股。

“老干妈”在生长中也并非一帆风顺。

2019年7月9日,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划定的期限公示年度陈诉,被贵阳市工商行政治理局贵州双龙航空港经济区分局列入谋划异常名录原因,后于当年8月29日移出。

据天眼查数据,2014年至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还曾至少6次受到环保处罚。譬如,2016年11月1日,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因违反大气污染防治治理制度,被贵阳市南明区情况掩护局作出行政处罚。两年后,在2018年3月21日,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又因超标排污、不正常运行污染防治设施被遵义市情况掩护局责令立刻停止违法排污行为,并罚款6万元。

此外,近年来,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作为被告也卷入过多起纠纷中,包罗买卖条约纠纷、建设工程施工条约纠纷、侵害作品信息网络流传权纠纷和产物责任纠纷等。

采写:南都记者 封聪颖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