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jz7z.com > 体育 >

特殊竞技术力背后的科学:我们能否“制造”奥运冠军?

英国出版社DK Children在3月5日发行了一本名为《等我长大-体育英雄》(When I Grow Up - Sports Heroes)的儿童读物,讲述了孩子如何成长为世界体育巨星的励志故事。

活着界体育英雄版块,中国体育领军人物、中国女列队长朱婷在列。别的,还有詹姆斯、梅西、拜尔斯、科贝尔、羽生结弦和博尔特等世界名将。

图片源自网络

不可否定,这些世界级顶尖运发动拥有无可比拟的天赋,同时也都十分积极自律。在体育运动中,到底是“先天”重要,还是“后天”更重要呢?跟着基因时代的到来,我们对于这一问题的认知也变得愈发精准。

今天我们就以朱婷作为个案,一起来探讨探讨特殊竞技能力背后的科学。

朱婷的成长之路

1994年11月29日,朱婷出生于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的一个普通农夫家庭,她的父母没有任何的体育竞技经历。

2007年,13岁不到的朱婷身高已经达到了一米七还多,学校的体育老师发明了这个特别的孩子,并把她推荐给了周口市体校。2008年进入省队,并为河南鑫苑女排效力,从而真正开启了她的排球生涯。

2013年4月25日,郎平出任中国女排主锻练,并将朱婷招致麾下。此前,朱婷一直在河南二队训练及参加比赛。当时,郎导仅在一次甲A的比赛中见过她(之后两年时间里没见过,是跟她的队友打听时才知道朱婷已掉二队了),就觉得她特有天赋。

事实上,朱婷也没有辜负郎导这位“伯乐”。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女排磕磕绊绊,以小组第四的成果进入裁减赛。四分之一决赛,面对东道主巴西女排,朱婷全场砍下最高的28分,关键时刻更是大发神威(决胜局独得6分),赛点时那记势大力沉的扣杀直接把现场的巴西观众给打哭了!

“赢者通吃”市场与体型“大爆炸”

朱婷身高1.98米,体重75公斤,身形均匀,弹跳、技能、爆发力都属上乘。凭据中国女排宣布的2020年集训名单显示,这届集训女排的平均身高达186.75cm,而里约奥运会决赛,中国女排首发的平均身高更是达到193cm。可以说,中国女排选材越来越高大化。

2020年中国女排集训名单

然而,在20世纪早期主导职业锻练和体育老师选材的理念却是——平均体型是所有运发动追求的抱负体型。那时,人体测量学家认为,人类的体型是按照正态曲线分布的,并且曲线的峰值(平均值)代表最完美的体型,任何向两侧的偏移都是意外或缺陷。所以他们断定,最佳运发动的体型必然是最中庸的,或者说是中等身材。这一点从运发动的体型上也能反应出来,在1925年,排球精英运发动、掷铁饼精英运发动、世界级的跳高运发动和铅球运发动都有着同样的身材。

跟着电视转播大举进攻竞技体育范畴,今天,数十亿消费只需轻轻点击一下电视遥控器或鼠标,就能亲临奥运会、世界杯等大型赛事现场。当但愿观看特殊竞技表现的消费者群体不断扩大时,名望和金钱的奖励就会向在竞技程度金字塔顶层的运发动们倾斜。一大群斜躺在沙发里的“四分卫”会付钱观看极少数真正的四分卫打比赛,这种场景正是经济学家罗伯特·弗兰克所谓的“赢者通吃”市场。

而跟着“赢者通吃”市场的泛起,20世纪早期单一、完美的运动体型模式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少见的高度特化体型。这种体型“大爆炸”同样深入到身体的布局层面上。高个子运发动以比常人更快的速度变得更高,矮个子运发动也变得更矮,在特定运动中,运发动越来越需要极度特化的身体特征。

亚洲飞人苏炳添背影

在篮球、排球等需要跳跃的运动中,精英运发动都拥有较短的躯干和较长的双腿,这样更利于下肢用力,得到有力的起跳。职业拳击选手的身形大小各异,但大多拥有长臂和短腿,这样一来,拳击手的击打范围更广,同时重心更低,身体更不变。

对于短跑项目来说,运发动的身高往往很关键。世界顶级60米短跑选手几乎都比100米、200米和400米短跑选手要矮,因为更短的腿和更低的重心更有利于加快。短腿让惯性力矩更短,因此,从启动到移动的阻力注定更小。


我们可否“制造”奥运冠军?

既然我们对运动基因的认知越来越深入,那么我们可否按图索骥,“制造”出奥运冠军?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特殊竞技能力的背后,除了基因,文化、经济、种族、训练方式等因素也会对人类运动表现和体育竞技成果产生深远的影响。

同样都是黑人基因,为什么牙买加盛产飞人,而肯尼亚则盛产马拉松冠军呢?

图片源自网络

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牙买加短跑运动达到了最高成绩。这一届奥运会的男子100米和200米短跑冠军博尔特和女子200米短跑冠军坎贝尔均来自特里洛尼。在18世纪,特里洛尼是一小群英勇无畏的勇士的凭据地,这群勇士从非洲而来,他们最坚固的黑人奴才在通往牙买加的残酷旅途中存活下来。而他们傍边最强壮的人构成了马荣人群体,隐居在牙买加最偏远的地区。今天的奥运会短跑健姑息来自这个与世阻遏、有着勇士遗传基因的种族。

和马荣人擅长短跑一样,肯尼亚卡伦津人则精于长跑,肯尼亚约有490万卡伦津人,占总人口的12%,而全国超过四分之三的顶尖跑步运发动都诞生在这个族群。对于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这些贫困的非洲国度而言,跑步是他们的日常交通东西。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人们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只有那些糊口在困苦中和食不充饥的人,才有毅力蜕变成顶尖的长跑者。

图片源自网络

2019年10月12日,维也纳普拉特公园,在接近2万名观众和工作人员呐喊中,肯尼亚选手埃鲁德·基普乔格跑出1小时59分40秒的成果,人类马拉松成果首次迈入2小时大关。

对于基普乔格来说,不管拥有什么样的天赋、体型、成长环境或血统,能跑进2小时的马拉松选手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他们的天赋必需结合强大的意志力。

同样,朱婷可以或许走到今天,除了天赋之外,还和她本人的受苦训练不无关系。刚到国度队那会儿,除了扣球她啥也不会,于是她沉下心来苦练技能,再加之将排球视为本身生命底色的她对这项运动的挚爱,才培养了如今的“Zhuper”。

图片/徐峰

文字/文君

编辑/文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