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jz7z.com > 体育 >

霍顿家人四年饱受孙杨粉丝人身威胁:篱笆上有狗屎,泳池现碎玻璃

在四年前的里约奥运会上,澳大利亚人马克-霍顿报复孙杨是“嗑药的骗子”,他不认为孙杨有资格与清白的游泳运发动一起比赛,由此引来广大中国网友的愤怒。这几年,霍顿倡导“清洁运动”,去年的光州游泳世锦赛甚至拒绝与孙杨同登领奖台合影、握手,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即日,霍顿的父母接管了澳大利亚《周末》杂志的专访,首次吐露了这四年来他们的困扰。美国知名游泳网站“游泳世界”等媒体也进行了转载。

霍顿的父亲叫安德鲁,母亲叫谢丽尔,还有个弟弟叫查德。自2016年里约奥运会以来,霍顿一家一直饱受网络暴力,包含灭亡威胁,安德鲁公司的电脑也遭到黑客攻击,自家房子还被人闯入。

霍顿家人多年糊口在围攻之下

还比如,在里约观赛期间,他的父母的安全受到威胁,需要安保人员伴随。

在里约奥运会霍顿报复孙杨后,领事告诉安德鲁,他们在24小时内收到了900万条信息,“没有一条是令人愉快的”。

在一次安全会议上,安德鲁-霍顿被见告,霍顿在2019世锦赛领奖台抗议孙杨一事,成为了全球约6000家媒体的头条新闻。

此刻,霍顿的目的是在东京奥运会卫冕男子400米自由泳桂冠,他知道中国网友对他的谩骂,但还有更揪心的事。

据澳媒报道:“近四年来,这个家庭一直处于被包围的状态中。孙杨的支持者,大大都应该是持有学生签证的人,常常在深夜在他家篱笆后面的小巷里敲打锅碗瓢盆,还在车道上辱骂其家人。他家的植物被毒害,篱笆被扔上了狗屎;一个说蹩脚英语的男子常常打电话给安德鲁-霍顿,威胁伤害他的女儿(其实他没有女儿)。去年,活着锦赛风波之后,谢丽尔在打扫自家游泳池时发明池底有一桶碎玻璃渣。”

杂志援引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国度安全阐发师的话:“这个家庭受到的熬煎是中国批评者有组织的、有系统地骚扰和吓唬模式的一部分。这不是业余动作。霍顿一家的故事令人非常不安。”

霍顿此刻就读于拉筹伯大学,此刻,他最关心的还是家人的安全。“说实话,一开始我不知道产生了什么,因为我的父母试图保护我。我最爱的人受到影响,这是最让人心烦的。”

一切从那时开始

霍顿否定去年世锦赛抗议孙杨的行为是有预谋的,一切都是因为对国际泳联的失望。“这不是预先打算的。我在颁奖典礼的前几分钟做出了决策。这是对这项运动治理的无奈,每个人都应平等遵守同样的法则。”

时间回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比赛前,霍顿透露孙杨当时在热身池搬弄,在他们同时停在泳道的尽头时,孙杨一边对其溅水一边谩骂。过后有记者问起这些争议,霍顿淡漠地回答说:“孙杨溅了我一身水,我没有回应,因为我没有时间嗑药作弊。”

安德鲁说:“那是我们糊口改变的时刻,一切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我们已收到太多的灭亡威胁,我们已经不再当真对待它们了。”

安德鲁回忆霍顿称孙杨是“嗑药的骗子”之后的情景:“45分钟内,约68万诽谤、侮辱和灭亡威胁的言论攻击了霍顿的各大社交平台以及他在中国的微博。网友说他是狗屎、种族主义者、注定要参加残奥会……要他必需道歉,不然就怎么怎么样。”

缓缓回到安静

在此前澳大利亚电视台的一次采访中,安德鲁手机忽然收到来自邻居的短信,称两辆可疑的货车在他家门口,当时查德正在为12年级的测验做筹办。邻居另一条短信上面写着:“车库门开着,房子也开着,米拉(家里的狗)不见了。警报响了,我在等警察来。”

安德鲁透露,他们一家受到的人身威胁在去年下半年达到顶峰,但在本年二月有所和缓,因为那个月孙杨被禁赛了八年。

别的,一位知恋人告诉《周末》杂志,“到此刻为止,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还没有接到孙杨上诉的通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